家居装修

代表47只犬才能驯出1只缉毒犬缉毒犬短暂却荣

2020-09-17 14:05:33 来源: 上海家居网

海关总署北京缉私犬基地训导员于晓东,21年带了5条缉毒犬,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带的德隆(化名)。

1 岁(相当于人的71岁)的德隆,完满的结束了它作为缉毒犬的一生。最后一次行动时,它和往常一样,冲在缉毒现场的最前线,直到最后,他趴在地上,实在跑不动了,默默选择退役。

而缉毒犬则是毒贩们闻风丧胆的“克星”。像德隆一样的缉毒犬等犬种,北京有120只,全国也只有不到1000只。他们经过专业培训,专门去寻找毒品窝点、制毒作坊和毒品运输贩卖。

《湄公河行动》中,一级功勋缉毒犬哮天与中国警方,联合泰国、缅甸、老挝三国跨境追捕“金三角”毒枭糯康,使其最终被执行死刑。

这样缉拿毒品犯罪活动的故事,不仅是电影里的情节。在机场、车站排队等待行李安检时几秒钟的时间,缉毒犬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排查完所有箱子是否暗藏毒品了!

一套警服、一根牵引绳、一块沾着毒品气味的毛巾圈,几乎占据了德隆生活的全部。与警犬、搜救犬一样,缉毒犬也是工作犬,从出生那一刻开始,最大的使命就是与毒品打交道。普通的宠物犬,看到同伴会友好的上前打招呼,看到食物会哗哗地流口水,但是德隆不能。

只要一穿上印着“中国海关”的警装,德隆就是一名最认真的缉而不计阵营的考虑毒者。在港口、码头、车站、机场、仓库、边境及飞机、车辆、船舶等处,每天都有缉私犬现场查毒的身影,把守禁毒的第一关。

滚动的行李传送带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行李箱,只要于晓东一声令下,德隆嗖地一下跳上行李传送带,在行李箱之间不停地奔跑、跳跃。短短几秒钟时间,如果它对准某个行李箱又扑又咬,异常兴奋时,打开这个箱子,就一定能找到毒品。

5年内立案 5起,收缴毒品92千克,每一个数字的背后,是包括德隆在内的缉毒犬日复一日,百倍甚至千倍的海量搜集。人们往往以为犬对毒品的嗅觉是天生的,其实犬对毒品的嗅觉是人训练出来的,对犬进行无数次毒品气味重复训练,使其产生条件反射,才能达到搜查毒品的目的。德隆在成为一条合格的缉毒犬之前,也突破了重重难关。

几个月的训练时间,包括追踪取物、壁面搜查、室内搜查、纸箱及包裹邮件搜查、传送带行李物品搜查、车辆检索、仓储货物搜查以及人身搜查等训练科目,只要有一个科目不及格,就将被淘汰。“国际上最新的统计数字为47:1,也就是说47头犬才能驯出一只”,于晓东说。

德隆退休前最后一次出勤,是在云南边境线。200 年8月,全国8个海关缉私局和 大缉私基地派出200多名查缉人员和 7只缉毒犬组成的查缉队伍,在云南开启一场行动代号为K-9的缉毒犬大会战。包括德隆在内的首批缉毒犬飞抵云南昆明,分别在德宏、临沧、西双版纳、红河和文山五个毒品买卖活跃的边境片区进行排查。

那些日子,于晓东带着德隆成天在边境线上奔波,睡觉就在车里,醒来就在路上。“8月份又热又湿,在一些还没拆完的废弃村庄里,地上都是筷子一样粗细的小针管,针管里还带有血液,被随意的扔在地上”,回忆起缉毒清场的一幕,于晓东依然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的景象。

那一次,在将吸毒现场清理干净后,德隆依然很兴奋,直到停留在一位已昏迷不醒的吸毒者旁边。“吸毒者就在地上躺着,奄奄一息,浑身溃烂,将近死亡,依然在用针头注射毒品”。

于晓东继续带着德隆四处寻找,终于在垃圾堆里又找到一些隐藏的海洛因、冰毒等毒品。吸毒者既是犯罪,也是受害者。全世界每年约有2100万人遭受可卡因和海洛因之害,另有 000万人因滥用苯丙胺类兴奋剂而受害。

要想禁毒,毒贩子是真正的源头。据海关总署《中国海关杂志》记载,货车轮胎、纸箱夹层、胶棒卷,人体……毒品藏匿可谓是无孔不入。德隆和他的缉毒犬伙伴则见招拆招,在K-9行动中大显身手。

8月22日,缉毒犬从蛇皮袋中闻出鸦片 克,毒贩主动交出201克;8月27日,临沧、文山片区响起缉毒枪声,查获从境外走私入境的冰毒40000余片。8月 0日,西双版纳、思茅片区行动组带领缉毒犬发现两名新疆籍犯罪嫌疑人体内藏有毒品,从缅甸吞服后走私入境,在医生指导下,排出海洛因209粒,总计8 5克。每次被派送任务,对德隆和他的小伙伴们来说都是一场惊险刺激的“游戏”。

除云南以外,中国、老挝、缅甸、泰国四国签订《“平安航道”联合扫毒行动三年规划(2016~2018)》,并邀请柬埔寨、越南两国加入,远离北京这块安全的地域,北京缉私犬基地的“德隆们”,还时常被派遣到湄公河流域等毒品泛滥地带。

缉毒犬不简单,不管来自美国、澳大利亚还是来自国内,它们都懂英语。听到sit就坐下,听到find it就开始搜寻。听到high就昂起头搜高处,听到good boy就高兴,听到冰冷的no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于晓东骄傲的说,因为接连创下“神话”,让毒贩闻风丧胆的德隆,格外听自己的话。

德隆最喜欢玩的,就是和于晓东玩拔河游戏。于晓东将训练用的毒品系在毛巾圈上,然后扔向远处,德隆跑过去咬住,等于晓东用力拔嘴里的毛巾圈,一拔一咬,玩起拔河游戏。即便是战成归来,获得了一级功勋,德隆最在意的,还是毛巾圈的奖励,享受与主人玩拔河游戏的乐趣。

也正是在“玩”儿的过程中,德隆渐渐熟悉国内毒品的气味。生鸦片的味道像陈旧的尿味;熟鸦片有强烈的香味,海洛因有醋酸味,可卡因有盐酸味……它似乎知道,这些气味对于人类来说,意味着堕落和毁灭。

缉毒犬并非一开始就这么听话。“第一次见面时,突然叼住我胳膊,直接挂在我的身体上,当时我的脸全白了”,于晓东说,之后带的一只缉毒犬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咬脚、咬胳膊,浑身上下都是伤,但他知道,这股劲儿用在缉毒上,就是最好的缉毒犬。

通常情况下,犬能感受到约200万种物质中的不同浓度的气味,嗅觉能力是人的40倍以上,这也是德隆“上岗”的先天优势。德隆刚到云南时,由于云南毒品的气味与北京的有差异带壳废电机(Cu10%),一下飞机就开始对新气味进行复训, ~5天的时间,就掌握了没有闻过的味道,现场查到新型毒品,就作为一个嗅源,全国共享。

缉毒犬,既要求熟悉掌握各种毒品的气味,又不能让它们接受任何毒品,避免成瘾。这就需要训导员严密的保护,避免直接接触毒品。令于晓东欣慰的是,陪伴德隆的这些年,没有让它因缉毒而受过任何伤。

“直到看到最爱的毛巾圈都兴奋不起来的德隆,不得不承认,我的战友无法再陪伴我走下去。”说到这里,于晓东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

事实上,上世纪60年代,西德布雷克德海关警犬学校,为本国边防训练出缉毒犬,后来世界各地检查部门看到缉毒犬在打击毒品上的威力,纷纷前往学习,引进犬种,自此缉毒犬才参与缉毒,走向世界。

中国训练缉毒犬的工作,虽然起步较晚,但进展顺利。从1996年到2017年,北京缉私犬基地的缉毒犬等犬种,从0变成了120,德隆也渐渐从罕见的一个,到其中最年长的一个。

每一只缉毒犬退役之后,有在基地养老送终、海关内部收养、社会领养、动物协会养老临终关怀机构等几种选择。德隆退休后,在基地呆了两年,因为年纪的原因,最后老年肿瘤、无法走动等疾病缠绕。为了让德隆最后的时光过得更加舒适一些,德隆由动物协会领养,做临终关怀护理。与它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告别,德隆的眼神里有太多的不舍。

直到有一天,听到德隆即将离世的消息,于晓东马上前往去见它最后一面。于晓东回忆:我去病房看它,护理人员正准备给它输液,就在这时,已在病床上卧了很多天的德隆无力地看着我,轻轻呻吟了两声,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对于晓东而言,既是送走了战友,也像是送走了自己的孩子。“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朝夕相处的一幕幕情景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现”。于晓东说,可不论过去多少功勋,都无法挽留住它奄奄一息的生命。

好在德隆走的那天,眼角没有眼泪,胸前挂满勋章。而于晓东的身旁,一条又一条“德隆们”又开始赶往缉毒现场……



胎寒
辽源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季节性过敏性鼻炎能治好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