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

上千件宝贝无家可归每件都是你熟悉的历史

2019-06-04 02:29:37 来源: 上海家居网

上千件宝贝无家可归!每件都是你熟悉的历史

这是一件用藤条编织的圆锥形眼罩,却有手掌大小,这不是给人使用的眼罩,而是给驴使用的。原来毛驴推磨盘时,戴上这个眼罩,驴就看不到方向,会一直不停地干活。

原来,在古代家里有小孩子不听话犯了家规,就让孩子跪在这个上面反省自己的过错。来毛驴推磨盘时,戴上这个眼罩,驴就看不到方向,会一直不停地干活。

这是一半的葫芦瓢,下面却有几个漏眼。这样的瓢不是用来舀水的,而是用来漏粉条的,长方形的漏眼漏出来的是宽粉,圆形的漏眼漏出来的是细粉。

在吴润生的山西老西儿民俗博物馆里,还有很多这样有历史、有故事的民俗物件。

大衣柜长了绿毛

今年已是吴润生收藏生涯的第15个年头,他所收藏民俗物品的种类已有上千,物件数量已经上万。其中磨盘和砖雕的数量早已过百上千,各式灯具有800多个,三寸金莲的小脚鞋有50多双,虎头帽600多顶。

遗憾的是,在小店北营村拆迁后,吴润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安放这些民俗物品。近段时间的大雨,让放置这些民俗物品的仓库漏了水,很多东西都受潮、发了霉。近日,来到吴润生放置民俗物品的暂放地,一探究竟。

对父亲的怀念让他决心收藏农具

在吴润生家里的墙上,挂着一根特别显眼的马鞭。这根马鞭从1985年一直挂到现在,每次搬家,吴润生都会把它带在身边,看到这根马鞭是由藤条与麻线组合而成,藤条编织而成的杆部,已经被刷得油亮,藤条上绑着的麻绳又细又长,约有两米,麻绳上端还绑着一个红缨,看起来有一定的年头了。这根马鞭是我父亲的,他当了一辈子农民,赶了一辈子马车。我从小就被父亲送到城里念书,一直念到高中,之后就去当了兵,多年不在家中,也一直没有在家务过农,对家里贡献很小。直到父亲生病去世,我才退伍回到家,没有在父亲身边陪伴,觉得很内疚。吴润生拿着这根马鞭,眼神中多了些思念,说话的时候声音断断续续,能感觉到他对父亲的思念。

每每看着这根马鞭,吴润生都会想起父亲,也是这根马鞭,让吴润生开始对农耕用具产生了兴趣。随着时代的进步,村里的许多农田被置换,很多人就把农具丢掉了,吴润生看到被扔掉的农具又是心疼又是可惜,他觉得上千年流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说丢就丢,祖辈们的智慧也不能丢啊,于是他推着手推车,在街上捡别人扔掉的农耕用具。

采访中,吴润生告诉,农耕用具主要就是耧、犁、垌、耙,其他的就是一些磨盘、碾子、食槽等,都体现了传统的农耕文化。直到现在,吴润生已收藏了有千余个磨盘,各式各样的石雕、砖雕、木雕更是不计其数。就在吴润生的家中,就有两个已经被改造了的食槽,一个用来养鱼,另一个用来养花。

除了父亲的原因,吴润生觉得自己生活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中,见证了社会的发展,作为承上启下的一辈人,他觉得自己有把老辈人的物品和文化留下来,让没经历过农耕生活的晚辈们了解父辈们生活的世界。

电影院变库房 民俗物件琳琅满目

8月1日下午,来到吴润生民俗物品的存放地,原来的小店电影院,看到一排排玻璃柜和木柜,里面放着各种锁具、钱币、酒器、茶壶等,柜顶放着各种油灯,在柜子另一侧,砖雕、大二八自行车、花轿、轿子、纺车一字排开,很有气势,不倒翁、瓷地雷、木质枕头等有历史意义的民俗物品应有尽有。一边介绍着自己的民俗物品,吴润生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圆鼓鼓的瓷器告诉,这个是抗战时八路军用的瓷地雷

上千件宝贝无家可归每件都是你熟悉的历史

,由于受当时条件的限制,装备不如敌方,而这个瓷地雷,算得上是十分厉害的武器了,炸药装在里面,威力也是十分大。

那个时候别人当废品扔掉的东西,吴润生当宝贝捡,有的会花钱买,后来发展到去山西省内的各个地市去购买,到古玩市场购买。只要有空,只要身上有钱,吴润生都会去古玩市场或农户家中淘宝。有时候一些东西一见倾心,就算是借钱或者赊账都要买回来,吴润生说,民俗物品跟青铜器瓷器不同,现在市面上流传的许多青铜器、瓷器都是假货,大部分都是后人仿制的,但民俗物件不会造假,而且投资金额小,风险小。许多民俗物件就是老百姓的生活用品,与衣食住行都密切相关。

在这儿有辆马拉轿车,这种轿车跟结婚时用的八抬大轿的轿车不同,它需要用马来牵引,并且两边各有一个轮子,有趣的是,这样的马车在明清时期,本来是给达官贵人使用的,可以说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吴润生说,在文革时期很多轿车的主人会把车顶砍掉,原本是拉人的轿车瞬间就变成了一辆运输小车,成为村子里可以为生产作贡献的运输工具。这辆车七八年前花5万买回来的,虽然退伍回来后,我做着一些小生意有些积蓄,可陆续买回来的民俗物品花了不少钱,那时我身上没钱,爱人不同意我买,正在犹豫时,听说一个西安来的民俗收藏家也看中这辆轿车,想到山西的历史文化会被带走,我从朋友那借上钱把这辆轿车给买了下来。

延伸阅读:20多万家具折后卖3万多 买家还要退款?

柜子里摆放的物品品种繁多,吴润生拿着一件锡壶(酒壶)告诉,他刚把锡壶买回来的时候,壶上全是泥垢,他想还原这件壶的本真样子,想清理泥垢,但又怕伤害到壶身。查阅了很多资料,后来用潮布子,一点一点将它擦干净,最终有了锡的光泽,好在咱们太原冬天也不是很冷,所以这件锡壶被保存得还不错。

在一面墙上挂着一排排的虎头帽,颜色鲜艳,老虎的样子也是各式各样。吴润生说,由于虎头帽是给家里的小孩子戴的,很多虎头帽都不是用完整的布料制作的,一般都是由大人们做完衣服剩余的边角料制作而成,所以虎头帽的颜色和老虎的形态也就千变万化起来,每一顶帽子都不一样,每一顶虎头帽都有一段故事。

吴润生热衷民俗收藏已有十余年,他笑着说,自从喜欢上了民俗物品的收藏,他以前的很多爱好都改变了。以前总是喜欢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儿,东跑西跑静不下来,这几年爱上了收藏,便把全部心思放在了收藏上。好多藏品,看着真心喜欢也投缘,就需要吴润生多顾茅庐才能收入囊中。

缺个像样的家好些宝物发了霉

吴润生是从2000年开始收藏农耕用具,2003年开始收藏民俗物品,到现在,收藏的种类已有上千,收藏的物品也已上万。可是,这么多宝贝却没有一个可以安放的地方,这让吴润生十分头疼。以前,我一直把这些藏品放在家里,当时北营村还没有拆迁,我就把这些民俗物品分类放在我自己的房子和我弟弟的房子里,开起了山西老西儿民俗博物馆,并对市民免费开放,在拆迁之前就陆陆续续接待了两万余名参观者。有学生、有老人,也有单位组织职工一起来参观,还有市民慕名而来的。吴润生说,这些参观者中有一个人让他印象深刻,那是位八旬老人,他去了东北后,已60年没回到山西老家,老人回来看到太原的变化特别大,很多街巷都没有了以前的样子,变得崭新和宽敞,同时也变得生疏了。在刚回到太原的一段时间里,老人的心情一直很低落,感觉家乡变得陌生。直到家人带着老人来到他这个民俗博物馆,看完这些民俗物件,老人才觉得找到了家乡的味道,又想到父辈们生活时使用这些物件的场景。

自从2014年北营村整体拆迁,吴润生的房子也要拆迁,房子没了可以再建,可我的这些藏品不知该放在哪儿,当时拆迁的负责人就把现在的这个房子,原来的小店区电影院腾出来让我放藏品。吴润生说,电影院的房子老了,每到了雨季,电影院的房顶都会漏雨,他的藏品也会被淹,不少物品为此受了潮而发了霉。

从刚跨进这个民俗物品的存放地,就看到地上有一些积水,房顶上脱落的墙皮大片地掉落在地面上,一股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很多藏品正摊在地上晾晒,许多装石砖的塑料收纳箱,也因为漏雨进了水,一些石砖泡在水里,一排大衣柜,乍一看以为是绿色的,走近后才发现,原来是木衣柜受潮长了毛、发霉了,二八自行车的车座上也长了绿毛,车后座的铁皮生了锈。刚放进来的时候,我把自行车擦得锃亮,现在都没法看。

吴润生心痛地告诉,这样的环境不利于保存这些民俗物品,也没法让人们免费参观,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块地方,可以让他自己盖一个民俗博物馆,让大家来参观并熟悉那一段段历史。他知道这个心愿短期内可能不好实现,但他希望能有一个新的仓库,让他的这些藏品有一个安全的家。

(作者:杨洲芬 原标题:成千上万件宝贝 好想有个家)

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本文标签: